选改第三十一回张都监血溅鸳鸯楼武行者被困小古庙话说武松飞云浦搠死了四个公人胸中憋着一团恶气提了朴刀径直回孟州城?来。 进得城中,早是黄昏时候。 当下武松径踅去张都监后花园墙外马院,侯至天黑, 翻墙跳至院中到鸳鸯楼胡梯边来,?手?脚摸上楼时 早听得那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三个说话。 武松在胡梯口只听得那蒋门神口?称赞不了,只说: 「亏了相公与小人报了冤仇, 再当重重的答报恩相。 」张都监笑道: 「不是看我兄弟张团练面上歍殠殒殟, 嗾唛哔啧谁肯干这等的事!可笑那武松还真当我要将小女玉兰许配与他 却不知这会儿我们正把玩着哩哈哈!」武松钢牙一咬, 青筋暴跳凑上前去手指湿了唾液轻轻点开窗户纸朝?看去, 真个一个春色无边。 那玉兰正被张都监搂在怀中俯身含着一根丑粗肉根, 樱桃小口红艳艳地被那物撑开着上下郁动 云衫散开酥乳外露白嫩嫩地垂着被张都监手指捏住奶尖搓玩儿, 口中????地哼着。 那蒋门神和张团练也各搂了一名妙龄女子, 皆脱得衣衫散乱淫乱不堪。 只听那团练也接声道: 「玉兰可是都监禁?, 前些日子承蒙都监大人厚爱给小弟品尝了一番 那滋味呵呵,可真是妙不可言。 」张都监一笑: 「今日就是拿出来大家一起享用一番, 」又冲蒋门神道: 「你虽多费用了些钱财 却也报了你昔日之仇又受了美色以后有些事情还要多多照应则个。 」蒋门神知他意思, 躬手献勤笑道: 「恩相若有差遣小人必当相报, 小人也已知会下边每月给恩相上些把玩的闲物, 还望恩相承纳。 」张都监饮酒大笑, 挥手做作: 「玩笑玩笑, 只待飞云浦消息再说分晓。 」这正是: 暗室从来不可欺,古今淫恶尽诛夷。 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 武松听得早已无明业火窜三千丈,冲破青天。 右手持刀,左手叉开五指,抢入楼中。 只见三五枝画烛高明,一两处月光射入,楼上甚是明朗。 蒋门神坐在交椅上正将怀中女子肆意揉玩, 忽见是武松吃了一惊,一腔欲火顿时飞到九霄云外。 说时迟,那时快。 蒋门神正欲起身时,武松早落一刀,噼脸剁着, 和那交椅都砍翻血溅处吓得怀中那女子尖叫一声裸着半身瘫倒在一边, 武松也不理她回刀转过身来。 张都监方才伸得脚动,被武松当时一刀,齐耳根连脖子砍着, 扑地倒在楼板上怀中玉兰也骇得缩在一旁。 这张团练是个武官出身,虽酒醉情迷,还有些气力, 见剁翻两个料道走不叠,只紧抓了怀中少女推向武松, 武松伸手拨开。 那张团练趔趄着便往窗户跑,武松冷哼一声, 手中朴刀对着张团练后心掷出活活钉死。 武松连杀三人,方解恨意。 提起手边酒锺子,一饮而尽。 连吃了三四锺, 扯过手边少女把酒杯递到唇边: 「你也吃。 」那少女骇得浑身乱颤?开朱唇抖着喝了下去, 武松畅快大笑将少女扔倒在地,转身看向玉兰, 玉兰花容失色 手掩在胸前只颤声道: 「都头饶命, 所有事皆是都监所?玉兰浅薄无力,自小被都监收做养女奸淫, 还望都头可怜则个。 」武松上前一把扯过她手, 恨声道: 「当日张都监假意将你许配于我, 却不知你是这般货色。 」低头看那玉兰酥肩柔肌,一对羊脂般的美乳圆润娇挺, 顶上两粒嫩红乳尖被张都监捏得硬硬耸起 血性一冲欲火烧了上来,遂推倒在地,撕开青裙, 露出两腿间光熘熘一簇毛来 武松喘着粗气宽衣解裤紧盯着那处: 「既那日已配我?妻, 且行夫妻之事再说。 」玉兰光着身子见武松掏出胯下粗筋巨棒, 如盘龙黑杵般又惊又怕,下身玉蛤一阵紧颤, 哀声求道: 「玉兰虽破败之身还望都头怜惜则个。 」武松也不答话,扯了玉兰双腿分开,露出黑丛丛阴毛间的风流嫩穴来, 摸了一把早已圆滑水润不由分说巨龟分开那柔湿唇瓣只用力一顶, 已整根没入玉兰下体?去。 玉兰纤腰一弓,「啊」地紧咬玉齿又手抠住地面。 武松直喘着吼了声: 「却这般紧,正好爽个滋味。 」遂阳根涨开撑着玉兰浪穴抽弄了起来,不一时已是水声作响, 淫骚气味弥漫 奸得那玉兰: 可怜少女叹苦命, 直被弄得双颊?;娇汗淋漓声散乱下有巨杵不住催。 云?乌发盘丝散,两团娇乳玉翻飞;琼汁作响流不尽, 可忆当日水调曲。 那硕龟下下直捣花心,冲得玉兰泄了数次, 武松这才一松精关把满卵丸的浓精秽物浇入玉兰下阴?去。 待抽出看时,却见两人下体都?磨冲撞得白乎乎粘污一片。 武松回头瞧了另外二女一眼,两人早搂作一团不敢吱声, 于是唤过来让一女舔自已肉棒,另一女给玉兰舔阴弄个干净。 二女哪敢违逆,也不嫌污秽,俯身舔了起来, 玉兰早被武松奸得昏了过去。 武松见给玉兰舔阴的女子趴着朱唇微?,口吐香舌强忍腥臊在那阴毛丛间的唇瓣舐舔, 裙下却露出两团雪白肥美的屁股不由又有些性起, 巨根在胯下少女的柔舌缠绕下已又粗硬胀大遂起身手掌抓起那女子屁股手握阳具, 对住了那肉口儿就要塞入那女子浑身一颤回首不及说话, 武松已挺腰将胯下巨物挤了进去少女穴内被胀得吃痛, 呻吟哭喊: 「英雄饶命你那物甚大, 小女子吃不住。 」武松哪?怜她,巨掌握住盈盈纤腰,驴般的阳物在那嫩肉眼儿?一阵疯戳, 直捣出股股白浆女子被奸得浪声连连,双乳上下甩动, 浑身止不住一阵抽穴内肉壁?夹着那粗棒喷汁泄了出来。 武松又奸得几下,那女子已是瘫瘫软软只伏在地上哼哼, 甚觉无味抓住屁股抽出湿淋淋肉棒,将少女扔到一边, 且对另一个道: 「也让你受用受用过来耍玩则个。 」那少女已掩上衣衫,只好颤巍巍地上前, 武松扯过来搂入怀中摸着乳玩了两把便拉下裙带剥个精光, 此女身躯甚是娇小那处的毛且淡淡疏疏, 如稚儿般武松抓其大腿手掌可握。 这般风尘女子武松也不甚怜惜,将少女两腿扯开, 赤紫的大龟分开粉瓣便往那骚眼儿?挤了进去 直挤得: 盈盈少女乱颤银牙咬作一团。 怎知那处风流,酸苦还是甘甜。 直捣进去大半,却已到头,抵住少女花心。 武松没奈何,刺弄了几下倒也受用,看这少女娇小, 索性巨掌伸去握住少女纤腰拿起估摸只有六七十斤重, 那武松三四百斤如玩物的神力如拿鸿毛一般 干脆站起握住少女如玩物儿般在阳根上套弄起来 少女哪挣得过悬空被拿着下面深深浅浅地一通捣, 直颤声叫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巨龟数下直钻进那孕宫?去,武松奸得性起,下体毛贴着毛肉夹着肉儿, 撞挤着那淫浆啪啪作响只管一哆嗦,腰一挺手中握着那稚儿一收, 却不知那巨蛇拱开花心直钻进了哪处股股白浆喷出, 一腔情欲射入少女小腹中去。 武松连杀三人,又连淫三女,热精戾血排出, 略有疲惫毛开手中少女又连饮了数锺酒, 便去死尸上割下一片衣襟来蘸着血, 去白粉壁上大写下八字道: 「杀人者, 打虎武松也!」把桌子上银酒器皿踏扁了揣几件在怀?。 又把几件丢到三女身前,见玉兰早已幽幽醒转, 扯了些零乱碎布缠住羞处 便道: 「你既配我, 便跟了我去罢我也不亏负于你。 」又看另外二女: 「你们取了这些碎银也各自谋生吧, 杀人之事我已写明与你二人无关且不必担心。 武松一生磊落也不取你等性命,速去罢。 」二女颤颤答谢,武松携了玉兰与她找了件衣服遮体连夜越了城去。 投东小路,两人便走了一五更。 天色朦朦??,尚未明亮。 玉兰路上细心服侍,那日张都监将她许与武松, 原来也倾心。 武松一夜辛苦,身体困倦,棒疮发了又疼, 哪?熬得过。 望见一座树林?一个小小古庙。 二人奔入?面,武松把朴刀倚了,玉兰解下包裹来做了枕头, 服侍武松睡下 武松搂过玉兰道: 「一路上也辛苦了你, 且将就着一块儿睡罢。 」二人也不宽衣,就着衣躺下,武松巨掌探入玉兰衣内摸着娇乳, 却待合眼。 只见庙外边探入四把??,把武松搭住,武松正待挣, 两人已抢入来将武松按定,一条绳索绑了。 看官却问,武松如此神力怎奈何就这般被绑了。 其一武松着实连夜困乏,其二身上棒疮发作。 当下话不多说,玉兰也早被两个汉子拖按住, 那汉子淫笑道: 「这次好买卖还带着个小娘儿来, 敢情是私情逃出来的。 」那边武松被绑了个扎扎实实,嘴?也被布条塞住, 有个汉子就扒包裹: 「莫不是做了贼拐带小姐出来的 ?面却都是些银物这鸟汉子却肥了,正好做成肉馒头。 」武松挣脱不得, 肚子?寻思道: 「却撞在横死人手?, 死得没了分晓!早知如此时不若去通州府首告了, 便吃得一刀一剐却也留得一个清名于世。 」那四名汉子只将二人拖进庙?侧首一个小门?, 点着碗灯将武松剥了衣裳,绑在亭柱上。 武松看时,见?边梁上,挂着两条人腿。 一个瘦汉子说: 「这?却还有两条干货, 不如把这肥膘晾几天等肚子?干净了再宰?面好掏弄。 」另外一个黑汉子和肥汉子早捉住玉兰那边厢拉扯调戏, 边淫笑道: 「这小娘儿越看越美倒先好好受用一番。 」另一脸疙瘩的?汉子关好小门, 回首狞笑道: 「只看玩腻了再刮, 倒是细皮嫩肉嘿嘿。 」武松心中苦恨: 「只害死了玉兰。 」却见那四贼人都上前扯衣的扯衣,胡摸的胡摸, 那玉兰苦求再挣一个柔弱女子怎挡得过四个大汉 四贼却存心在武松面前戏弄把个窈窕少女扯得去裳散乱, 娇体酥肩滑露尽是掩不住的春色无边,那玉兰泪如雨打桃花, 粉腮通红 正是: 自小卖身沦?奴,一片倾心随君路。 可怜清秀窈窕女,刚逃虎穴入狼窟。 却说四贼拿住玉兰淫戏,有人扯手,有人拉脚, 有人扒出乳来揉玩有人捏着臀来淫笑。 玉兰看实在挣不过,难逃这四贼污辱, 索性求道: 「奴身卑贱之身不求得脱, 只求四位爷爷们放了我家相公只此一件,小女子愿随爷爷们玩, 尽心服侍。 」那黑汉子只管扯住脚往大腿上摸, 听这话笑道: 「你这小娘子倒好笑, 本来就不过是一块砧板上的肉却还讲什?鸟条件。 」瘦汉子却解开裤?掏出一条长长软软的肉物来, 淫笑道: 「且听她说快来服侍爷爷,侍候得舒服了, 爷爷们就放那肉头一条小命。 」说罢,将那肉物皱皮剥开,露出团滑熘熘的龟来, 让玉兰含了玉兰强忍恶心,在嘴?尽心舔弄, 直舔得那瘦汉子哼哼起来 美得直叫道: 「原来不是个稚儿, 却好把势倒真他娘受用。 」另三人听了,也忍不住,都脱了衣裤露出一身悍肉和那恶物来, 两人抓了玉兰纤纤玉手过来使她握住?弄果然轻重恰到滋味, 美不可言。 手便也不闲着,就去抓玉兰胸前白嫩嫩的奶摸玩。 那?汉子见玉兰上半身都被占住,便上前掀扯上去玉兰青裙, 剥下?裤露出那?的毛和肉来,按着白生生的大腿根分开, 只见那处: 黑簇簇肉嘟嘟,白嫩嫩下紧湫湫;娇柔柔, 粉熘熘嫩软软间一条沟。 待双手将那处缝儿拨开, 又是一番情景: 两片儿小嫩肉, 头顶小玉珠儿。 张开直吐清泉,中间无底黑洞。 ?汉子却正是个好舔此物的,见了这美景, 忍不住便舔了上去却舔动了那玉兰的水性, 不由动了情嘴?吃着哼哼起来。 武松绑在一旁见这淫乱场面, 心中道: 「虽?救我, 到底是个娼妓。 却只是这四贼可恶,若能得脱非割了头方解我恨!」当下也不言语, 闭目只听得喘息唏嘘之浪声手却暗中挣着磨弄绳头。 那几个早已弄得不耐,一根根阳物暴着粗筋翘起老高。 只商量了先后,就有那瘦贼上来脱解去玉兰衣物, 剥了个一丝不挂 仔细端详时却道: 脸如莲萼, 唇似樱桃。 两弯眉画远山青,一对眼明秋水润。 双目含情,口吐芳兰。 纤腰?娜,素体馨香。 一对肉奶奶胸儿,柔酥绵软,顶处两粒红樱翘, 使人欲尝不思还;两条白生生腿儿黑丛遮掩, 中间一道溪谷流只待含杵来相逢。 那贼人哪还忍得住,抓起扛了双腿便入了去, 只觉入肉处又水儿又紧又柔实在说不出的受用, 夹着屁股就享乐了起来。 直把玉兰奸得樱桃口中呀呀气喘,酥乳荡漾。 另三人看着这春景,忍不住也手握了那阳具套弄, 却直催促上面瘦汉快些。 瘦贼口中喘住喊道: 「这般爽,却没享过这等美穴儿。 」嗷嗷叫着勐地从那肉洞中抽出湿淋淋的一根肉来, 握着对玉兰美乳上就把精汤一通乱浇。 玉兰却不及喘着回口气,那黑贼在下身早又扯起了双脚, 乘着那湿湿的肉口儿就塞了进去疯弄起来, 口中还胡叫着: 「果然好味!只无这般美过。 」不一时,也泄在玉兰身上。 待到那胖汉子时,身躯却过于肥大,便自已倒在地上, 扯过玉兰使其坐在胯处粗短的肉根子硬挤入玉兰叉开腿的穴眼儿, 玉兰只好咬了朱唇上下套动。 这般子耍了一会儿,胖贼的阳根粗胀紧撑玉兰肉穴儿, 卷蓬蓬的阴毛又蹭刮着那顶处的小肉珠不多时, 玉兰只觉腰筋麻被巨龟涨着的肉壁一阵酥软, 夹吸着竟泄了一泡咬唇哼哼抖着身颤作一团, 那胖贼也吃紧一弄忍不住,叫着就这般射了进去, 待滑出来时从那磨得白浆浆的唇瓣处一腔子粘稠精液也流将出来, 成坨淌到胖汉子黑毛肚皮上。 那胖贼擦拭了淫笑着强抹入玉兰嘴?,玉兰只得强忍咽下。 挫贼却绕到玉兰身后,将玉兰按下背朝上, 如狗一般搂了屁股将粗肠塞进去就奸奸得玉兰双手死撑地面, 双乳垂着前后甩动惨叫连连。 原来这挫贼的阳物偏粗长,记记直撞玉兰花房, 那肉?已遭三人蹂?早已污秽不堪哪经得这般进出, 直插得白浆水沫乱挤淫声不断,玉兰的臀部和那挫汉的阴毛上都撞得白粘一片, 那贼才叫着射入玉兰穴中。 待抽出,玉兰早无力地瘫软在地,死狗般叉着大腿趴在那?, 一动不动私处红肿泥泞一滩,浓精从那肉缝?汩汩滑淌在地。 四贼也在那处歇息, 只说道: 「这般肉口儿, 杀了倒真可惜不若留下多淫几遍,多奸得几日才过?。 」且歇上一回儿子,三人去弄了些吃物, 留下瘦子又光着身子爬上玉兰身上奸淫。 等弄好,也塞给玉兰吃了些,却只不给武松。 武松乘机暗中弄那绳,却是浇了油的,解不开, 若要开时只得用刀来剁。 口又被塞住,真个上天入地无门。 那贼们却又谨慎,不留玉兰与武松相处机会, 夜间也是搂着玉兰宿奸。 不过两日,也不知道奸了玉兰多少次,更是想尽办法淫遍全身, 连那大便处也不嫌污秽插过几遍。 这一日,武松连饿了三日,已是昏昏沈沈。 那玉兰只求与些食物,诸贼却是不理。 这时玉兰看不过,又求那伙贼人与些水给武松吃, 黑贼笑道: 「要水无你却给他些淫水润唇。 」便扯腿倒提了玉兰将她这几日被插得红肿处递与武松唇边?磨, 玉兰怎堪令武松受这屈辱死命挣着乱踢摔下, 那贼人只恶狠狠道: 「给你喂他水却又不喂 可是该死!」翻过玉兰在她屁股上勐拍数巴掌 白生生的臀上已是艳红不由又起了淫欲, 从后面掰开穴眼儿掏出肉根插进去便奸了起来, 抽得用力处只把那鲜粉的嫩肉儿翻出,哪儿管玉兰惨叫。 插到爽处,只管射了进去。 那玉兰只如此这般,要是一番话不顺,就招来一场轮奸。 又熬了一日,黑汉和胖汉出去巡路,庙?瘦贼和挫贼搂住玉兰又在做那事, 却道是怎般做?那瘦汉坐在蒲团上分了腿 让玉兰背身坐于其上那根阳物却插入玉兰后庭之内紧裹着, 双手又挽了玉兰双腿弯处两边分开挫汉正好在前将另一根塞进阴毛下肉穴?行那淫事, 两根巨棒只隔着片肉膜?磨抽插把个玉兰夹在中间弄得香汗淋漓, 欲死不能那挫贼偏又含了她奶尖来吸,玉兰被弄不过, 只得叫出声来禁不住连泄了两次,满屋淫靡骚液之味。 三人交合处直搞得湿粘成滩,正这般欲仙欲死耍子, 却听庙门「砰砰」踢开先是两个人头被?进来, 二贼细看时不是黑汉胖汉的却又是谁大吃得一惊, 待要离身去取兵器时那情儿正浓到身酥腿软, 庙门已闯进一男一女两人 那妇的犹自叫道: 「直娘贼哪个瞎了眼的, 剪径竟剪到祖宗头上却不是找死。 」手起一刀搠死了挫贼,那瘦汉子只顾推开玉兰求脱, 却被那男子一脚踢倒结束了性命。 那婆娘接过玉兰踩倒, 提刀只道: 「你这娼妓大白日与这伙贼子在庙?行这好事, 也不是什?货色杀了罢了。 」玉兰顾不得羞, 忙裸身跪求道: 「不求姐姐饶命, 只求去救?间的一名好汉却是真英雄。 」那男的道: 「浑家且先住手,你我去看了再说。 」二人便入屋定睛看了武松, 那妇人便道: 「这个不是叔叔武都头?」那大汉道: 「快解了我兄弟。 」武松看时,那汉子不是别人,却正是菜园子张青, 那妇人便是母夜叉孙二娘。 二人急上前来斩断绳索,救下武松,取出水与干粮, 将衣服与武松穿了。 细问之下,武松这才把经过讲出。 那母夜叉道: 「却正巧我两个路过,见两个贼人鬼头鬼脑, 料着不是什?好货逮住问过割了来这庙?,前端一女子讲起才知原来叔叔被困在此处。 」武松想起,先谢过恩情,却不听外面动静, 忙起身出来一看只见一女尸身裹破裳面容悲笑淌倒在血泊之中, 旁边扔着一把钢刀不是玉兰,又道是谁。 原来玉兰数日遭贼污辱,本就败破之身, 更无面目再见武松听得时间武松获救,再无留于世间之念, 竟持刀自尽。 却正是: 可叹忠烈奇女子,命不逢时残败身。 遭辱含恨赴黄泉,只求来世配那人。 武松心也悲凉,拎了朴刀又将瘦挫二人头颅割下, 祭了玉兰将玉兰尸身寻一处山岗埋葬,刻上「愚夫武松之妻玉兰」。 当下与那张青,孙二娘商议,扮作行者投二龙山去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