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斯理与白素系列之寻梦人】(欢迎续章)(一)“凌晨四点十五分——又是这个时间。” 惊醒后的白素坐起身子,怔怔地看着床头柜上的电子锺。 在漆黑的笼罩下,鲜红的数字符显得格外刺眼, 甚至带有一丝诡异的感觉。 “素,你怎麽了?身上怎麽都是冷汗?”卫也醒了。 他打开床头灯,同时手轻拍着白素的腰背, 白素这才发现自己薄薄的睡衣都已湿透了。 “做了个恶梦。” 白素道。 她那丰满的胸脯仍在不停地起伏,由于没有戴胸罩, 两颗乳头的形状清晰可见。 “偶尔做个恶梦也是正常的,是不是刚才太累了?快躺下继续睡吧!”卫想起了他们入睡前激烈的床戏, 不禁仍心驰神往但也略有些内疚,担心自己刚才暴风骤雨般的进攻太过勐烈了, 以至令爱妻的娇躯不堪承受。 “不是的。” 白素的声音听起来很迷惘: “已经好几次了。 每次只要我们一亲热,睡着后我就会做这个梦。 梦中的情景都是一模一样的,太奇怪了。 ”“哦?你怎麽不早说呢?快讲给我听听你梦见了什麽?”卫顿时睡意全消: “也许说出来后就不会再做这样的恶梦了。” 白素的神情仍然显得很疑惑,像是不知如何说起。 卫搂住她圆润的肩头,扶着她靠在床背上, 倚在卫结实的身体上令白素感到了一股暖流自小腹涌起, 流遍全身这是一种安全和信赖的感觉。 她吸了一口气, 开始说道: “梦一开始的时侯, 我在一个房间?睡觉。 (卫忍不住问道:”你梦见自己在睡觉?“)房内有两张床, 我睡在床上父亲睡在另一张上。 忽然,我心中感到了一种极度的恐惧,我想要转过头去看父亲, 却又不敢。 我终于转过头去,发现父亲正在盯着我看,他脸上毫无表情, 也不说话就这样一直看着我。 我害怕极了,就跑出门去。 外面是一条大路,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两边都是一模一样的房子。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房子,它们的每扇窗户上都没有玻璃, 却挂着红色的窗帘所有的窗帘都在一齐飘动着。 这时候,我听到了一种尖锐的唿啸声,接着, 我看见一辆汽车从远处飞速驶来。 可是,这是一辆被撞得稀烂、完全不成形的车, 就像在车祸现场常见到的那样。 接着我看见车上的人就是你,我向你挥手大叫, 可是你却完全不理睬我直接从我面前开过去。 然后我看见对面有一个小女孩在向我招手, 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是却清楚地看见她的眼睛, 她的眼神完全不像是四、五岁的小女孩所应该有的。 她把我带进了一个房间,一走进这个房间, 我身上的衣服便不知去向变成了赤身裸体。 奇怪的是,我完全没有任何羞耻的感觉。 (卫忍不住哼了一声。 )墙上挂着一只奇形怪状的锺,很快我发现那只锺是倒走的, 还有一面镜子正对着我但是我在镜子?完全看不见自己, 那个小女孩也变成了裸体。 忽然,我发现她的两腿中间竟然长着一条巨大的阳具!(卫差点叫了起来, 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竟然长着成年男人的阳具?这情景实在太怪异了 幸好是在梦中否则可能会把人当场吓疯。 )我想逃开,但是我却无法指挥自己的身体, 我能感觉到她的意志但我却无法抗拒。 她把她的阳具放在我嘴?,让我口交。 (卫的表情显得十分古怪。 )然后她又用那东西插我的阴道,还有……后面。 (卫的表情愈加怪异莫名。 )就在这时, 我开始有一种感觉: “她‘是一个我们都熟悉的人。 我极力想看清’她‘的脸,然而,就在我快要看清的时侯, ’她‘在我?面射了然后我就醒了。” 听白素说完后,卫沈吟不语。 “梦?的感觉太真实了,”白素又道: “我现在下面都还感到痛。” 卫怜爱地将手放在白素的两腿中间,轻轻地抚摸着。 白素柔顺地分开两腿,任凭丈夫爱抚自己的阴户, 卫感到了那?一片濡湿。 “素,这样的梦其实没什麽,可能因爲我们刚才亲热过, 你的身体还十分兴奋 所以……”卫笑道: “是我不好, 可能弄痛你那?了。 道歉,道歉。” “可是,”白素依然固执道: “我的后面也很痛, 你从没去过那?。” “我不信!快让我看看。” 说着,卫将白素摆成侧卧姿势,作势要脱她的内裤。 自从他们结婚以来,尽管卫多次要求,白素却从不允许卫打她肛门的主意, 但是现在白素没有反对。 卫将白素的内裤拉至膝盖处,然后藉着灯光去看她的菊花洞。 这是卫第一次看到爱妻的肛门,他惊异地发现, 白素的肛门口竟然有些红肿还有些潮湿……“天, 太可爱了……”强烈的视觉刺激早令卫的肉棒昂然挺立 只见他迅速把白素的内裤褪掉然后将她翻转, 分开她的大腿便将肉棒抵在了她湿润温热的桃源洞口, 勐然刺入……“唉你就不能温柔点……”然而, 白素的抱怨很快被她甜美的呻吟声所取代……************外面还在下雨 雨珠落在地上的声音形成了一种单调的节奏令人几乎可以忘记时间的存在。 看完了《追忆似水年华》第三卷的最后一页, 梁若水吸了口气无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 才发现音响?的唱片早已播完。 她看了一下锺——该睡觉了,她起身检查了一下门窗, 然后准备上一下厕所就去卧室休息。 单身女人的生活就是这麽甯静而有规律。 然而,规律总有被打破的时侯。 就在她从浴室出来时,门铃响了。 梁若水的住所位于近郊的高级住宅区,治安很好, 所以突如其来的铃声令她吃了一惊。